す蔬| 譙眢| 堁襞| 翔傑| 問傑| 咑唹| 煆栠| 蚗忭| 摩藝| 蚧洈| 酗譴| 蔬鍬| 譴肅| 噪笣| 關綜| 酗賅| ひ控| 敃詩| 繒眧| 糽傑| 拫擘| 假洈| 礎菁| 囟芛| 蚽檢| 怮綬| 都肅| 氈刓| 豪圊| 膘荻| 隅晚| 籵趙瓮| 蟹刓| 伈俜| ь霜| ぱ譴| 鰍猿| 藜碩| 控漆| 弮鰍| 嬾攽| 桻籵| 昹刓| 麻匙嫌誥よ| 栠陔| 陝芞妦| 醫譴| 樁赶| 挕盺| 栥瓮| 摩假| 挕犖| 假佼| 齊笣| 陔趙| 昹荻| 淏眄啞よ| 綬笣| 旮詀| 醫栠| 喪阨| 昹假| 噙氈| 匙陲| 桼挕| 猿飲| 呦譴| 攪坒| ひ蔬| 麻累| 麻累| 埬ぱ綬| 陏笣| 拻模| 豻蔬| 竣濩| 輒假| 鐏蔬| 昄碩| 慪蜑| 晷假| 蚗腦| 陝磁も| 詢躇| 荎肅| 妀阨| 蔽桋| 譴鰍| 坰瓮| 鰍貌| ⑻笚| | 呦譴| 檄瓮| 踱嫌毚| 輿皏淜| 澱刓| 犖忭| 腹褽| 痑笣| б模| 倓弊| 幛喀| 堁栠| 刓栠| 譁游| 輛玵| 蚗囡| 晊捶| 窪碩| 怮累| 踢笣| 觸隅| 坢妦踱嫌補| 酴韓| 鴄傑| | 濬拫ょ| 哏瓮| 鍬捶| 拻都| 夢瓮| す攽| 裘昉淜| す僅| 呦笢| 勀呏| | 糧菟| 黨ヱ| 譴栠| 桫す| чひ| 袗訧| 堈假| 算鰍| 芛迋碩| 割傑| 媼蟀瘋杻| 陝俓枑| 痰ざ| 荻芞| 佷矇| 鞀繒| 貌秝| 坒囧| 衼輿| 憎洈| 挔惜| 疺阨| 飾鎮| 渠с| 桻橇| 蚗噪| 勀假| 蹕埭| 樁砱瓮| 畛譴庈| 扞粹| 湮源| 蜂嫌| 塋囥| 衼笢| 璨阨| 踞そ| 腺鍬| 蚗陔| 鱖屙| 鎊璦ぞ| 倓傑| | ⑻噪| 噉壽| 嵹瓮| 毞淜| 竣濩| 昹狤| 關ь| 皊擘| 陲茠| 嘟傑| 葷侂| 湮俍| 齊刓| 竀刓| 拫劼| 怍倓| 遠瓮| 飲蔬桋| 湢笣| 踢綬| ь埻| 楓堮| 陲漆| 摋笣| | 缾笣| 酴刓庈| 錘漆| 昹襠| 睿侀| 拻瑕| 娹蚽| 偷犖よ| 虞す| 潼瞳| 蔬秝| | 蘋蔬| 鍬瓮| 憚忑| 坒翐| 踢抭| 淜譴| 裘肅| 陔怍| 埬栠庈| 謹栠| 綬笣| 碩諳| 漆豐| ⑻阨| 譙眲| 悵艙| 籵漆| 蟀傑| 澱刓| 畛踢齊醫よ| 桫瓮| 暀呇| 裘醫| 酗赽| 拫鎮碩| 播笣| | 駃ひ| 儥肅| 謹栠| 淏譴| 劓怍| 慇嫌梆| 哫塋| 倓砱| 糧刓| ч朸| 拫ョ| ⑧控| 俴昄| 肅荻| 啞碩| 倓假| 鱖栠| 種笣| 檢縐赽| 迶輿| 痴僱| 裻栠| 踢坢| ひ控| 鎮晚| 蜑粹| 踢坢| 魚洈|

唌鳶笭汜腔侐捶蜱捶茬凅淜

2019-05-22 22:45 懂埭ㄩ儔貌厙

﹛﹛唌鳶笭汜腔侐捶蜱捶茬凅淜

﹛﹛《綺情樓雜記》(足本)作者:喻血輪整理:眉睫出版:九州出版社這本書曾在2011年由長安出版社出版過,但內容遠不及此次出版的「足本」之多。羽戈在序言中說:「喻血輪寫《綺情樓雜記》那年,已經六十歲,且隨蔣氏父子逃亡台灣,身為逋客,回望家國,山川琳琅,日月光華,卻似夢中舊物。按說,其筆下應該風雨蒼茫,悲聲不絕如縷。然而,喻血輪如老驥伏櫪,依舊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故國之思,黍離之悲,在喻氏筆下,卻化作堅忍一心、發揚蹈厲的風雷之氣,躍然紙上,直擊我的眼目,以至我讀其中章節,竟有淚涔涔。」不難看出,回憶往事的寫作,正是他對於鄉愁的寄託。李敖、錢歌川等人都提起過這部在台灣流傳多年的民國筆記。「整理者」說:「此後三十年,從未再版。」應該是指一九八三年之後而言的,其說法是台灣出版後,喻血輪有續作沒有收入集子。然而所謂「足本」的這本書,其實也刪去了《國民革命文獻之一》、《記夏鬥寅紙坊之役》、《孔庚榜門拒匪》三篇,《談盧作孚》、《拒俄之軍國民教育會》二篇的結尾部分也有刪減,不過「整理者」都把它們掛在了網上,抄錄補齊尚屬方便。對於這本書的定位也比較混亂,說它是「民國版世說新語」、「清末民國人物言行錄」等等都是不妥的,因為其中還有不少非民國的內容,倒不如說像麻辣火鍋,放進去的除了葷素之外,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配料。不過正如這本書內容的駁雜,讀者可以在雜亂中尋找覓寶的樂趣,其滋味也因為雜而多樣化。所以打亂了重組整理沒有意義,將原樣呈現給讀者,妥當與否應該讓讀者自己判斷豈不更好?而且還弄出了百樂門變成白藥門之類的錯誤,但不管怎麼說,書能夠出版總是一件好事。近年來,對於民國以來的知識分子研究領域不斷擴展,次要的歷史人物,乃至名不見經傳者也引起了關注,使得民國歷史以及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群體形象,越來越呈現出立體的多元性。書中提供了不少別處沒有見過的新材料,讀後讓人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僅僅幾個大人物,代表不了時代的歷史,甘心當個小人物,也未必不能成為英雄,而且這些人愈加令人敬佩。全書八百多篇短文,涉及歷史、文化、民俗、新聞、政治、軍事等多個領域。作為鴛鴦蝴蝶派代表的喻血輪說自己:「濫竽報界可二十年,沉浮政海亦二十年」,作為長期活躍於報界、政界的作者,對《漢口中西報》、《四民報》、《京報》、《湖北中山日報》等他任過主筆、編輯主任、總編輯的報紙,都有比較詳盡的介紹,為當今的讀者了解那個時代報刊讀者的文化品位,社會風尚等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全書的內容雖然蕪雜,特別是一部分考證的內容如《卑左》、《「內子」與「內人」》、《寒山寺碑》等也都存在不全面和偏頗。「整理者」說:「個別內容與馮自由的《革命逸史》雷同,我們初步可以判斷是作者抄自馮著。」還說,這本書「不是一部正史範疇的回憶錄,而是『志人』體的筆記......作者未必真正做到『就事寫實』。恐怕讀者只好抱荂y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態度吧。」我卻覺得,這完全是作者作為報人,覺得有趣就有聞必錄的結果,比如洪承疇被沈百五打耳光,就與錢泳《履園叢話》中的故事幾乎沒有區別,如果他讀過《履園叢話》,就不會再寫了。歷史是不可重複的,而即便是官修的正史,也只能作為參考,所謂「全信書不如不讀書」,這是常識。然而,他親歷、親聞的那些內容,雖然看似過於雞毛蒜皮,卻正是這些吸引人的細節,使很多已知的乾巴巴的歷史人物,因此而變得趣味橫生,頓時有血有肉了。那些過於嚴肅背後隱藏的虛假,也被無情地曝光在了讀者面前,而且細節明白生動的敘述,不褒貶,不臧否,不隱惡,也不揚善,是非功過,讓讀者自己評論,這種低調樸實,甚至算不上學者的態度,卻深藏了大師氣概,是必須具有淡定而深沉修養的。我比較感興趣的有:後來成為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的居正等人,為了籌錢,居然密謀到廣濟縣偷金佛,往返三次,最終只弄斷金佛的胳膊;梅寶磯為激發革命而假傳革命黨名冊被寶善搜去之消息,促成打出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老婆不借書不借」的葉德輝在書中夾藏春宮畫來防火;湯薌銘偷孫中山皮包......都是以前沒聽說過的。不能指望書都會給人一些教益,一本書如果能夠提供一些思想或者知識就不錯了,而這本書,就是一本不錯的書。■文:龔敏迪間悁矨﹜栦賞齁﹜卼砳﹜睡蕾瑕脹統樓奻扴魂雄﹝

9奀15煦勍ㄛ炾輪す懂善濂岈褪悝埏濂岈瓟悝旃噶埏ㄛ蕉舷眈壽褪旃馱最輛桯①錶﹝▽淩眈▼壽衾荎倯卼豌哫換腔懂韓氐騿炕盲篎舒吽間偭蔡酷癒敝齝隀疢桸店銜騠廕苂鯇輓鼯B菕煎辮卼粹符﹜葭④剢眺踢惘淕燴2018爛1堎26掁珀陷饃阮秘м唳酗恅▲※謗祥鷓§卼豌ㄛ玸虳掩昫頗睿鎚羶腔荎倯◎ㄗ釬氪紾哢陲﹜燠細﹜麻試ㄘㄛ嗣模惆膳厙桴蛌婥蛌楷﹝

﹛﹛蚕衾藩爛飲婓陔樓ぞ眅跡爵嶺溯虛撼俴ㄛ垀眕珩掩備峈※眅跡爵嶺勤趕§﹝※滯赽ㄛ斕湖呾奻妦繫湮悝ˋ§椏閡挩韋妅直筇裒攄樼醙藷腔趕枙ㄐ婓蛅腦蕉汜△繳籀冱巡騫捱礗皆硫纗蒮騧珜內迋癸岔г菸銅灥監擠褆珃倷閥硒鯬圾狠倜驉偏苺§ㄛ蚋詫﹜蚥凅﹜衄燴砑腔ч爛硉腕茧衄ㄐ婓藝弊霜換覂涴欴珨笱佽楊ㄩ岍賜奻郔疑腔妀悝埏祥岆慇痰湮悝ㄛ祥岆佴拊腦湮悝ㄛ奧岆藝弊腔昹萸濂苺﹝

﹛﹛煤爵除玴炒珀褲冕應耽硤瞄源宒奻娸郕傽騝秶蝖帤懂ㄛ藝弊濂源洷咡夔劂蔚涴珨笢陑楷桯傖峈濬侔氿舜捚弊模瞄旃噶妗桄弅饒欴腔笭猁弊模撰妗桄弅ㄛ杻梗岆蛹孮鍰絳睿衪覃濂勦迵弊模馱珛儂凳婓佴少Ь僋嬧繺躁暱櫸郱Ⅱ邰停葡仱魽

【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

﹛﹛賽譴勤諳盓堔假瓮婐綴笭膘眈壽杅趼ㄩ堔膘芘鄶宒襓祲炒疤窸屼忍晅鄸88砐﹝

﹛﹛絞肇-22衱祥岆擄惘髓ㄛ祥夔ず諾曹堤啞窅懂﹝※奻漆磁釬郪眽宎笝悵厥咺呏汜韜薯﹜Ч麩磁釬雄薯ㄛ跦掛埻秪婓衾坳斐婖俶華枑堤甜宎笝犛俴&奻漆儕朸*﹝

﹛﹛【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

﹛﹛森俋ㄛ睡萵埏酗蔚迵衄壽弊模測桶撼俴邧晚頗獗魂雄﹝笢弊濂厙控儔4堎24桮蝤釆м葒瑤ㄘ4堎24梤蟲蝤盆倳踾巹萵翋炟桲衱狨婓儔煦梗頗獗賸橾恄弊滅窒萵窒酗潭橾恄佸鬩軞淉笥擁翋怤應﹜拫觕梗親佴拊弊滅窒酗陝撳酚痲﹜啞塘蹕佴弊滅窒酗嶺痲褪痲﹝

﹛﹛《綺情樓雜記》(足本)作者:喻血輪整理:眉睫出版:九州出版社這本書曾在2011年由長安出版社出版過,但內容遠不及此次出版的「足本」之多。羽戈在序言中說:「喻血輪寫《綺情樓雜記》那年,已經六十歲,且隨蔣氏父子逃亡台灣,身為逋客,回望家國,山川琳琅,日月光華,卻似夢中舊物。按說,其筆下應該風雨蒼茫,悲聲不絕如縷。然而,喻血輪如老驥伏櫪,依舊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故國之思,黍離之悲,在喻氏筆下,卻化作堅忍一心、發揚蹈厲的風雷之氣,躍然紙上,直擊我的眼目,以至我讀其中章節,竟有淚涔涔。」不難看出,回憶往事的寫作,正是他對於鄉愁的寄託。李敖、錢歌川等人都提起過這部在台灣流傳多年的民國筆記。「整理者」說:「此後三十年,從未再版。」應該是指一九八三年之後而言的,其說法是台灣出版後,喻血輪有續作沒有收入集子。然而所謂「足本」的這本書,其實也刪去了《國民革命文獻之一》、《記夏鬥寅紙坊之役》、《孔庚榜門拒匪》三篇,《談盧作孚》、《拒俄之軍國民教育會》二篇的結尾部分也有刪減,不過「整理者」都把它們掛在了網上,抄錄補齊尚屬方便。對於這本書的定位也比較混亂,說它是「民國版世說新語」、「清末民國人物言行錄」等等都是不妥的,因為其中還有不少非民國的內容,倒不如說像麻辣火鍋,放進去的除了葷素之外,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配料。不過正如這本書內容的駁雜,讀者可以在雜亂中尋找覓寶的樂趣,其滋味也因為雜而多樣化。所以打亂了重組整理沒有意義,將原樣呈現給讀者,妥當與否應該讓讀者自己判斷豈不更好?而且還弄出了百樂門變成白藥門之類的錯誤,但不管怎麼說,書能夠出版總是一件好事。近年來,對於民國以來的知識分子研究領域不斷擴展,次要的歷史人物,乃至名不見經傳者也引起了關注,使得民國歷史以及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群體形象,越來越呈現出立體的多元性。書中提供了不少別處沒有見過的新材料,讀後讓人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僅僅幾個大人物,代表不了時代的歷史,甘心當個小人物,也未必不能成為英雄,而且這些人愈加令人敬佩。全書八百多篇短文,涉及歷史、文化、民俗、新聞、政治、軍事等多個領域。作為鴛鴦蝴蝶派代表的喻血輪說自己:「濫竽報界可二十年,沉浮政海亦二十年」,作為長期活躍於報界、政界的作者,對《漢口中西報》、《四民報》、《京報》、《湖北中山日報》等他任過主筆、編輯主任、總編輯的報紙,都有比較詳盡的介紹,為當今的讀者了解那個時代報刊讀者的文化品位,社會風尚等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全書的內容雖然蕪雜,特別是一部分考證的內容如《卑左》、《「內子」與「內人」》、《寒山寺碑》等也都存在不全面和偏頗。「整理者」說:「個別內容與馮自由的《革命逸史》雷同,我們初步可以判斷是作者抄自馮著。」還說,這本書「不是一部正史範疇的回憶錄,而是『志人』體的筆記......作者未必真正做到『就事寫實』。恐怕讀者只好抱荂y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態度吧。」我卻覺得,這完全是作者作為報人,覺得有趣就有聞必錄的結果,比如洪承疇被沈百五打耳光,就與錢泳《履園叢話》中的故事幾乎沒有區別,如果他讀過《履園叢話》,就不會再寫了。歷史是不可重複的,而即便是官修的正史,也只能作為參考,所謂「全信書不如不讀書」,這是常識。然而,他親歷、親聞的那些內容,雖然看似過於雞毛蒜皮,卻正是這些吸引人的細節,使很多已知的乾巴巴的歷史人物,因此而變得趣味橫生,頓時有血有肉了。那些過於嚴肅背後隱藏的虛假,也被無情地曝光在了讀者面前,而且細節明白生動的敘述,不褒貶,不臧否,不隱惡,也不揚善,是非功過,讓讀者自己評論,這種低調樸實,甚至算不上學者的態度,卻深藏了大師氣概,是必須具有淡定而深沉修養的。我比較感興趣的有:後來成為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的居正等人,為了籌錢,居然密謀到廣濟縣偷金佛,往返三次,最終只弄斷金佛的胳膊;梅寶磯為激發革命而假傳革命黨名冊被寶善搜去之消息,促成打出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老婆不借書不借」的葉德輝在書中夾藏春宮畫來防火;湯薌銘偷孫中山皮包......都是以前沒聽說過的。不能指望書都會給人一些教益,一本書如果能夠提供一些思想或者知識就不錯了,而這本書,就是一本不錯的書。■文:龔敏迪

﹛﹛§羶砑善假瘏嫖玸瘚媌童滿偭炯不疥疰銨鄶曬玟冱邑讔楠狡虮ж鄶竊忌酵鰱恅艙藪煜妗賸﹝

﹛﹛婓笢弊盺游醱還覂ロ爛操曹腔壽瑩奀覦ㄛ扂蠅絨枑堤妗囥盺游淥倓桵謹ㄛ甜郪膘觼珛觼游窒ラ芛苀喉﹝絨腔坋匐湮眕懂ㄛ漆栥Ч弊膘扢傖憩珆翍﹝

﹛﹛

﹛﹛唌鳶笭汜腔侐捶蜱捶茬凅淜

孮晤ㄩ
踏毞岆ㄩ
楊笥褪撮痄雄淉昢汜魂峚V菴珨奀潔蹦恅扜荌鏍汜湮嶽務庈酗盄碩鰍毞笢
忑珜 > 陔恓忑珜 > 弊暱

笢弊俋蝠窒勤藝弊頗扡誠泭痐頗桶祥雛

楷票奀潔:2019-05-2211:00:34懂埭ㄩ陔貌扦晤憮ㄩ葆轅 ぜ蹦ㄩ溫湮 坫苤 

楷冞傻陓 zmdsjb 10658300 撈褫隆堐▲蚺鎮虛忒儂惆◎ㄛ藩毞1禱ヴㄛ拸GPRS霜講煤﹝

笢弊俋蝠窒勤藝弊頗扡誠泭痐頗桶尨Ч轄祥雛

俋蝠窒楷晟佴〩皈54桮釋俴暮氪頗奻桶尨ㄛ藝弊弊頗衄壽巹埜頗撼俴腔扡誠恀枙泭痐頗ㄛ岆勤婦嬤眅誠岈昢婓囀腔笢弊囀淉腔鼠遘圪璉盆郱蓿埭丳簆學螟珩鄞睿澄樵毀勤﹝

飾邠佽ㄛ眅誠隙寥20爛懂ㄛ“珨弊謗秶”﹜“誠匊庛”﹜詢僅赻笥源渀腕善з妗嫗章邈妗ㄛ涴岆庥帣輕躝姨腔佫齈客炵醴芧袼薹窗

“涴跺垀彖腔巹埜頗婓扡貌恀枙奻珨嫗渴覂衄伎桉噩ㄛ喃雛ぇ獗﹝”飾邠佽ㄛ蜆巹埜頗詻垀彖腔扡誠泭痐頗ㄛ備眅誠“珨弊謗秶”忳善н妠ㄛ陔恓赻蚕睿侗楊黃蕾忳善哏赲ㄛ涴俇封ё痷蚇芧袼薹童畎Д襋倬譜警纂

    飾邠佽ㄛ眅誠岆笢弊腔杻梗俴淉⑹ㄛ眅誠岈昢曾扽笢弊囀淉ㄛ扂蠅澄樵毀勤庥怤漡眕庥庢褊螂圪禢蓁袼蟲鞢眅誠跺梗佴晾慴漡岊薯脣忒眅誠岈昢ㄛ坻蠅腔わ芞祥頗腕剩﹝ 

轎孮汒隴ㄩ

1﹜牖衾掛厙楷票詨璃懂埭嫘滓﹜杅講誕嗣ㄛ觰藦孍萴肢絲褊蔡銨篕藫頖埻秪帤夔迵翍釬來萍俷菙△藪肢童盆鱧黰亞侇A眻憩鱧肴媮侔駃萍倗鱧黰巡儷鷝滔悵甭鄵鰶耗貑憩讔肢童 枑鼎眈壽痐隴第蹋ㄛ掛厙蔚摯奀揭燴﹝蚘眊ㄩzmdrbwz@163.com

2﹜蚺鎮虛厙巹迖燠笢漆薺呇13938357069 ﹜ 桲勀縑薺呇13839933168峈掛厙桴楊薺嘈恀ㄛ揭燴掛厙桴眈壽楊薺岈皊﹝

咡硎淜 簿誠 皊啞繚覆皊爵 葬ヶ繚 佸鬅祧硉
豻攬盺 瑯俜淜 衕漆瓮 昹盺 都蚽盺